起凤新闻

起凤新闻>时事>哪有玩黑彩的·深度|国内女排联赛看似热闹,含金量到底几何?

哪有玩黑彩的·深度|国内女排联赛看似热闹,含金量到底几何?

作者:匿名 2020-01-09 11:21:52 点击:1584

哪有玩黑彩的·深度|国内女排联赛看似热闹,含金量到底几何?

哪有玩黑彩的,历来关于中国排球联赛,往往都充斥着这样一种观点:中国女排是世界排坛的一支劲旅,国内女排联赛的水平自然也是世界一流。

看似很有逻辑。但与之相悖的是,国内联赛冠军一到亚俱杯、世俱杯的舞台,往往输的一败涂地。近几届亚俱杯,除了恒大靠“小国家队”阵容拿了一次季军之外,中国联赛的冠军队伍基本连亚洲都冲不出去。

连续多年荣膺联赛“得分王”的浙江王牌主攻李静,更是一个值得研究的案例--国内打的风生水起,一到国际赛场就“发软”。不仅是李静,陈丽怡、李娟这些国内联赛的高手,去了国家队之后都陷入瓶颈。

到底,这国内联赛水平是高是低?

直观上看,国内联赛有一显著特点:来回球特别多。很多人就此认为女排联赛特别激烈,竞技水平高。的确,动辄七八个回合才能分出一个球的胜负,比赛的激烈程度高,这一点不假。但打的激烈,不见得水平就高。回合球多的背后,也突显了两个问题:(1)国内副攻拦网能力差(2)国内主攻调攻实力不足。

对比欧洲联赛,国内的副攻最欠缺的就是限制对方重点进攻人的能力。例如,明知道天津队打来打去就是打一个李盈莹,却依然对她没有任何办法,一场球下来只能拦到一两个。拦网水平有限,防守就成了各队的看家本领。女排运动员的扣球,由于力量较弱,总体被防起的概率很高。于是,女排联赛经常出现”你防我,我防你;你打不死我,我也打不死你“的激烈场面。这一点,与日本联赛特点相似。

回合数多了之后,比赛往往就成了拉锯战,看谁更能磨。在这方面,联赛霸主天津女排就精于此道。与粗线条的队伍相比,天津队在多板攻的对抗中,往往比对手更耐磨,因此天津队总是能在恶战中笑到最后。

以今年联赛为例,天津女排依靠李盈莹一人之力,打败了经验丰富的上海队。李盈莹联赛806分的得分,创了历史新高。只是,如此高得分背后,超多的扣球次数已经让这名18岁小将出现了肩伤。隔网相对的韩国球星金软景更是联赛过半就感到肩部不适。

与国内比拼”谁更耐磨“不同,国外比的是攻手一板下球的能力。也正因为打法不同,国内的强力接应曾春蕾到了意大利联赛后,由于强攻实力不足,只能坐上冷板凳。像土超这样的联赛,各队的网口高度很高,类似拉西奇、亚当斯这样的副攻在拦网端给攻手施加巨大压力,倘若重点进攻人不具备一锤定音的能力,肯定无法站稳主力位置。

从这一点上来说,国内女排”一攻再攻,靠多板攻质量取胜“的套路,与世界潮流明显脱节。顶级的欧洲联赛打法更趋近于男子化,强调”攻“和”拦“的质量。任何一次进攻质量的下降,都会将主动权交给对手。换句话说,只要你一攻打不死我,我就可以反击打死你。

经常有人在谈到国内联赛水平高时,会抛出这样一个论据:许多世界级外援来到中国联赛后发挥都一般,体现不出有何过人之处。

的确,14-15赛季的欧洲强力接应科组赫,16-17赛季的塞尔维亚重炮手米哈伊洛维奇,加拿大左手外援赛拉,以及北汽女排引进了两个赛季的美国主攻罗宾逊,她们每一个人在来到中国联赛后,都表现的十分一般,甚至让人一度怀疑是不是来的都是“水货”。

但另一个事实是,当这些外援回到欧洲赛场后,一个个又满血复活,打出职业巅峰。例如,罗宾逊去年在结束了中国的赛季后,临时加盟意大利的科内利亚诺,一举帮助球队获得欧冠亚军。攻防两端的出色表现,让她被瓦基弗银行相中,来年成为了朱婷的队友。

外援“水土不服”现象背后,很重要的因素是国内的二传水平太差。最好的例子就是金软景来到上海女排后,经常扣完一个球要后退三四步,与二传根本踩不上点。懂球的人就能看出,配不上的原因并非外援太挑球,或是能力不足,而是米杨的传球缺乏准星--一会儿近网,一会儿开网,有时候莫名其妙还会把弧度传高。金软景脚下的能力已经很强了,她在上海队几乎一直都在弥补二传,处理乱球。倘若这些球能传好,或许金软景在场上的价值会体现的更充分。

相比米杨,之前上海队的主二传季晓晨手上更是没有谱,把科组赫、塞拉两位接应传的都不会扣球了。很难想象一个专业队的二传,经常会出现连击、倒三角和扎网的失误。高薪请来的外援,一个赛季下来只发挥了自身2/3的水平,不得不说二传的发挥难辞其咎。包括15-16赛季的姚笛,许多球看似都传到了,但由于传球偏软,米哈根本借不上力,直接导致后者进攻效率降低。

所以,并非国内联赛水平高,所以外援显不出来。关键的关键是:这些大牌外援是被自己队的二传限制住了。

仔细观察国内各支队伍,普遍会得出一个结论:主攻才是球队赢球的王道。无论是八一队的刘晏含、山东队的宋美丽、浙江队的李静、辽宁队的王一梅,她们都是各队最依仗的核心队员,也是得分榜前十的常客。场均二三十分的表现,让她们看上去实力很强,其实并不见得。

首先,国内的战术套路是“5个人保1个人进攻“。以浙江队为例,李静在队伍中几乎不承担一传任务,她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进攻上面。对角汪慧敏、接应朱悦州和自由人承担了主要的接发球任务。在防守端,全队力拼保障环节,防守起来的球全部交给李静去打,从前排攻到后排,李静的得分自然就多。

换句话说,李静的得分多,是因为浙江队的战术体系根本就是围绕她一个人进行的。作为主攻,她丝毫不用担心自己的一传是否过硬、是否会被对手追发,队友都帮她承担着呢。这一打法直接导致李静到了国家队之后,需要重新适应一套新的打法,即”不以她为核心“的打法。此时,她在接发球的短板就会暴露无遗。同时,面对更强大的对手,其在国内尚可的强攻能力就显得不那么够用了。

类似的尴尬还出现在了八一队的核心刘晏含的身上:在国家队,她的进攻不如朱婷、张常宁有实力,与欧美队伍抗衡优势不明显,而接发球和防守环节又是她的弱项。攻强守弱,想要想在国家队站住脚,难度自然不小。

与此同时,国家队的接应位置经常面临无人可用的局面,与动辄七八个主攻进入集训名单相比,全国范围内几乎选不出除曾春蕾、龚翔宇以外的”强力”接应。放眼各队,像王美懿、朱悦州、杨艺、欧阳茜茜、钱靖雯等队员,她们在各自队伍中扮演的就是一个“擦地板”的角色。自身条件较为一般,偶尔打个一对一的战术还不见得打的死,这样的队员到了国家队,如何承担起右翼进攻的重任?

两个位置都出现了严重的偏科—主攻不会接发球、接应不会打强攻。这一现状,何尝不是国内基层排球理念落后所造成的结果?从青年队开始,最具进攻实力的球员全被放在了主攻位置,忽视对其下三路的训练。而用接应来保障主攻的套路,也就一直延续到了成年队。

虽然女排本身速度与男排无法相提并论,但近些年,巴西、美国女排都在提速,立体进攻打的赏心悦目。而国内女排队伍,除了浙江、山东打得还算有点速度之外,其余球队基本都打得中规中矩,甚少见到欧美那样的快速拉开。而说到速度慢,其中又以蔡斌指导的江苏女排尤为突出,该队有着“小俄罗斯队”之称。

要知道,如今的俄罗斯队也开始讲究整体速度了,当年那套高举高打的打法早已过时。那到底为何国内女排各队快不起来?

笔者认为,国内排坛普遍就没有“快”的概念。以主攻扣球为例,从少体校开始,教练灌输给队员的就是1、2、3三步起跳,导致很多球员只掌握了这一种扣球节奏。到了成年联赛,队员的技术基本定型,看到来球,习惯性的等二传出手,然后123起跳,上去发力打一板。

攻手脚下能力差,导致二传的传球弧度高。国内教练普遍要求二传不要一味图快,而是先把球传舒服了,让攻手能发上力。于是,久而久之国内的主攻往往都失去了脚下调整步子、变换节奏的能力,其中一些主攻打平拉开都很吃力,更不用说稍微复杂点的战术了。二四号位的弧度降不下来,后攻又没有融入战术中,就形成了各队进攻节奏缓慢、套路单一的特点。

最明显的就是江苏队,二传刁琳宇给张常宁的球是又高又慢,完全是让张常宁凭借个人能力去打。虽然在国内联赛的成功率挺高,但毕竟对手网口实力有限。到了国际赛场,这样高的弧度,如何突破塞尔维亚、巴西和美国的强拦网?

与之相对应的是,各队进攻上的慢,进而又导致国内球员不会拦“快”。等打国际比赛才发现,原来对手一个个进攻都这么快,自己的拦防完全跟不住节奏。尤其是面对巴西、美国队的进攻,拦网手还没伸过去,防守还没来得及撤位,对方的球就已经打下来了。碰到像格拉斯这样用高点跳传的二传,基本上能把国内副攻晃的一愣一愣,都不知道该往哪儿起跳。国家队队员对快速球队的不适应,不得不说与国内“以慢为主”的排球风格有很大关系。

正因国内各支球队的打法与欧美先进理念差距太大,所以郎平指导的国家队在训练上也是举步维艰。有太多技术环节需要重起炉灶、重新打磨。一些过去没有听到过的理念,郎导得强行灌输。某种程度上,郎平现在所做的工作是在补缺。许多问题应该在地方队、甚至青年队就得到解决。

长期对世界排球发展潮流的不关注,导致今天的国内联赛看似热闹,实则闭门造车、含金量较低。联赛中表现优异的队员到了国家队,需要大量的返工、学习和再提高,通过长时间训练来改变多年养成的习惯。

这一过程,毫无疑问是事倍功半的。笔者认为,国家队与地方队训练脱节、矛盾,已经成了不可忽视的一大问题。两者如何有机结合、统一训练指导方针以及技术动作要求,将决定女排未来的道路能走多远。毕竟女排不可能永远都靠郎平,机制上的转变才是根本。

(合作作者:排球dialogue/崔汉斯)